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全能狂少秦飞 > 第269章 梦境成真
    杨若曦从当警察那一天起,就隔三差五的和死神打交道。

    但运气还算不错,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但是,这一次那团浓雾出现得太诡异了,而且飘飘荡荡,让人琢磨不清方向。

    杨若曦连武者都算不上,几乎瞬间,就被那团浓雾里面闪过的一道寒光,切开了脖子。

    鲜血,瞬间顺着杨若曦,白皙的脖颈涌了出来。

    出于本能,杨若曦紧紧的捂着剧痛的伤口。

    温热的鲜血,顺着指缝,很快就染红了她蓝色的衬衣。

    一双漂亮的眼睛,渐渐的失去光彩。

    即便脑海一片空白,依然升起了一道不甘心的念头。

    我就这样死了吗?

    他还在江城等我回去,做他的新娘呢!

    “杨队...杨若曦!”耳边隐隐传来了楚焕东惊骇的声音。

    “啊....”

    杨若曦陡然睁开了眼睛,自己坐在沙发上,手上干干净净的没有鲜血,脖子上也没有伤口。

    怎么回事?

    杨若曦迷茫了,自己刚才不是被杀了吗?

    “杨队,你可能做噩梦了!”楚焕东站在不远处,关切的看着杨若曦,她身上的外套,还是楚焕东帮忙披上去的。

    只是,看到杨若曦捂着脖子,满脸的痛苦,楚焕东便不由得叫醒了她。

    警察压力大,血腥的场面也见得比普通人多。

    有时候,即便睡觉也会出现凶案现场的画面,所以做噩梦也很常见。

    “是一场梦啊!”

    杨若曦看了下手机,已经快12点了,大约是十点钟到的博物馆,也就说自己刚才迷迷糊糊的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掀开身上的外套,后背已经湿透了。

    “楚局,我去上个厕所!”杨若曦感到有些虚脱,脸色也很难看。

    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就连剧痛,都那么的清晰,仿佛自己的脖子,真的被割开了。

    “嗯,厕所在右边。”楚焕东刚才去过,便指了指走廊的尽头。

    杨若曦点点头,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感觉心脏还在砰砰的跳个不停。

    心有余悸。

    似乎还没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杨若曦去卫生间洗了下脸,然后上了个厕所,才再次回到了大厅。

    “楚局,我有点担心。”杨若曦抓着手枪,始终感觉有点心神不宁。

    “哦?你担心什么?”楚焕东很自然的,挨着杨若曦坐下问道。

    刚才洗脸,一些水渍打湿了杨若曦的领口,衬衣贴在胀鼓鼓的饱满上。

    两道浑圆,高挺的轮廓,十分的显眼。

    以楚焕东的阅历来看,杨若曦绝对还是处女。

    之前倒是听说,她嫁了一个窝囊废老公,还是一个白痴,估计也不懂男女之事。

    要是,能让两人离婚的话,也许自己机会就来了。

    楚焕东心念一边微微转动着,一边不着痕迹的滑动了一下喉结。

    领口下的那道沟沟,太白了,太深邃了。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楚焕东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过,楚焕东意志力还是不错的,暗暗调整了一下呼吸,就把那股邪火压了下去。

    杨若曦捋了下耳边的秀发,露出完美精致的侧颜,皱着眉头说道:“我担心我们对付不了来偷东西的人,我刚才做了一个梦,那根本不是一个人,是一团雾,而且,我死了....”

    “杨队,你是不是白天太累了。这样吧,你开我车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就行。”楚焕东十分体贴的说道。

    不过,也没把杨若曦的话放在心上。

    只是觉得,杨若曦可能刚从江城上来,舟车劳顿,没休息好,又做了噩梦,才会有这种想法。

    “没事,我不累。那我不睡了,我想到门口坐一会儿。”杨若曦抓着手枪,而且打开了保险,来到了院子里的台阶上坐下。

    楚焕东见状,也跟了出来,挨着杨若曦坐下:“杨队,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谢谢!”

    杨若曦幽幽的说道,眼睛看向深邃的夜空。

    突然觉得无比的孤单和落寞,心里空荡荡的。

    她想秦飞了。

    虽然经常吊儿郎当的,做事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可是,只要他站在身边,就感觉无比的安全。

    似乎天塌下来也不用去担心,秦飞会帮自己顶着。

    杨若曦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博物馆的大门,传来了吱呀一声。

    几乎条件反射一般,杨若曦抬起了枪口。

    楚焕东也皱起了眉头,看着大门的缝隙,一团白色的浓烟,翻滚着,像是有生命一般,蠕动到了院子的中间。

    梦境成真了!

    杨若曦后背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手指搭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开枪。

    倒不是她怕死,而是这一切太诡异了。

    “什么人,装神弄鬼!”楚焕东大喝一声,人已经到了院子里,一掌朝着浓雾劈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浓雾翻涌了一下,像是面团一般,后退了一些。

    不过,里面跟着冒起了几道寒光,逼得楚焕东也后退了一步。

    “杨队,你先走!”

    楚焕东意识到,这团浓雾很不好惹,要是真的有人隐藏在里面,以他圣境中期的修为,绝对能一掌劈出原形。

    但是,浓雾似乎没有反应一般,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里面隐匿的人,比他还要厉害。

    唰唰....

    楚焕东身形快速的闪躲了几下,背后的柱子上,多了几道深深的裂痕。

    要知道,博物馆的柱子,一般都是用铁木做的。

    即便是刀斧,都未必能留下痕迹。

    据说,就算是大火,也烧不毁铁木。

    但是,那几道寒光,却差点直接把铁木劈开了。

    杨若曦作为警察,虽然知道很危险,但也不可能真的丢下楚焕东一个人走。

    而是快速的扣动扳机,随着清脆的枪声,枪口喷着火焰,子弹朝着浓雾疾射而去。

    浓雾倒也没有硬接子弹,而是在院子里,不断的蠕动着。

    飘飘荡荡的,很快就到了杨若曦的面前。

    寒光,骤现。

    伴随着咔擦一声,杨若曦脖子上戴的一块玉佩,已经成了粉末。

    从胸口,到肩胛骨,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

    “杨队,你怎么样?”楚焕东身形一晃,就就扶住了杨若曦,死死的盯着那团浓雾,右手凝聚了一团乳白色的光芒。

    他们楚家有一项绝招,能够压缩灵气,原理有点类似合欢宗的真气炸弹。

    自然,灵气的密度越大,产生的威力就越大。

    楚焕东见杨若曦受伤了,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抽空了身体里的灵气,压缩到了极致,嘴角都带着血迹了,大喝一声,朝着那团浓雾砸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仿佛平地掀起了一股狂风。

    浓雾一下子就消散了,一道蒙着脸的黑色身影,嗖的一下,双脚一点就离开了博物馆。

    此刻,秦飞在宾馆睡得正香。晚上和江诗韵逛了街之后,回来洗过澡,两人又缠绵了一番。

    不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急促的响了起来。秦飞睁开眼睛,抓起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杨国明打来的。

    便起身走到了卫生间,关上门,接通电话,轻声问道:“爸,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小飞,不好了,曦曦在省城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杨国明焦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