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一百四十章 HIV阳性(补8月1日2/2更)
    比起青霉素,头孢类药物的最大好处就是不需要皮试。根据国内专家共识和指引,头孢类药物发生过敏的几率是青霉素发生过敏的五分之一,而过敏性休克极为罕见,发生率在百万分之一到千分之一之间。比起青霉素的10%过敏率和万分之四的过敏性休克,头孢类药物至少在目前的专家共识下,并不需要特意进行皮试检验——更何况头孢菌素的皮试结果并不一定准确,它的假阳性率比起其他抗生素要高的多。

    而且相比较起一代和二代头孢菌素,由于三代四代头孢菌素的C7侧链与青霉素侧链不同,和青霉素发生交叉过敏反应的几率极低。因此,绝不能一概而论的认为青霉素过敏患者就不能使用头孢菌素。

    四代头孢现在都属于限制使用级抗生素,部分三代头孢也属于限制使用级。孙立恩建议给出的头孢曲松,是三代头孢中唯一一种不属于限制使用的头孢菌素。它同时符合了低过敏性、对化脓链球菌敏感和广谱抗菌对抗坏死性筋膜炎的需求。

    “头孢曲松够不够?”陈天养一边对这名尼日利亚士兵的会阴部筋膜进行着夹除清洗,一边对孙立恩道,“这个感染的情况比较严重了。你要是不太有把握的话,用限制使用级的抗生素也可以——手续后面让王医生补上就行了。”

    陈天养是有些担心孙立恩用药方案的。在他看来,这种程度的肛周坏死性筋膜炎,很有可能进一步发展成更严重的腹膜后坏死性筋膜炎。哪怕现在手术做的再干净,外科也不可能清除掉所有的致病细菌。如果抗感染治疗方案因为“限制使用”这种理由而力度不足,那之后的情况只会更麻烦。等坏死性筋膜炎发展出了全身性脓毒症,那就真的很难救了。

    “头孢曲松应该够了。他的症状并不支持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葡萄球菌)和其他的耐药菌感染。”孙立恩沉默了一会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决定相信状态栏,并为这家维和二级医院省下一些药物储备。“不过我对他疾病进展的速度有些担心——传染病五项做了没有?”

    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手术室里陷入了一阵沉默。王医生抬起头,对孙立恩道,“传染病五项?”

    “他的病情进展有些快了。”孙立恩皱着眉头道,“这个……传染病五项做一下,至少我们都放心啊。”他眨了眨眼,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们不会没做过吧?”

    “按照规定,维和部队的成员在派驻前都需要进行体检的……”王医生低声说道,他还想接着说些什么,却被陈天养打断了,“也就是说,你们没有给患者做术前的传染病五项检查?他是不是HIV阳性你也不知道?”陈天养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手术刀,并且对一旁的护士道,“拿生理盐水来,再拿两副手套。”

    HIV这个东西,和非洲的绑定程度就仿佛狮子长颈鹿和稀树草原与非洲的关系一样紧密。作为HIV最有可能的发源地,以及目前全世界流行最严重的HIV疫区,非洲人民饱受HIV困扰长达数十年之久。而波利坦维亚所在的东南非洲地区,HIV的平均流行率约为9%,远高于我国万分之九的水平。而尼日利亚当地的HIV流行率的发病率比东南非洲地区略低,约为5.4%。但仍然属于必须要小心的一批国家。

    “大家都检查一下,做好防护措施。”王医生一边摇头一边对其他的医生护士们说道,“小田,送血液样本去检验科查一下。还有,让尼利日亚营那边调这个士兵之前的体检报告来。”

    孙立恩自己是有些拿不准,毕竟状态栏上没有明说这个尼日利亚的士兵是否是HIV阳性。但三个小时的坏死性筋膜炎,就导致了两侧臀大肌全部浅层筋膜坏死——至少以孙立恩的知识水平而言,这事儿说不通。

    陈天养重新用生理盐水洗了手,确定自己手上的手套没有破裂后,他又重新换上了两幅全新的手套。然后重新拿起手术刀和器械开始了后面的手术。患者的会阴部筋膜还需要进一步摘除和冲洗,就算对方是HIV阳性,该做的手术也得往下做才行。反正陈天养以前也不是没碰到过HIV阳性但是隐瞒了病史的患者。大不了术中做好防护,术后一边骂娘一边吃阻断药呗。

    手术在两个小时后宣告结束。陈天养和王医生先后在患者的两侧臀部和肛周附近切了十二个开口。一共排出了超过1400ml坏死的组织液和脓液。幸运的是,经过医生的努力,这名尼日利亚士兵暂且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和排泄器官以及排泄功能。但不幸的是,HIV快检证实了孙立恩的担忧。

    HIV阳性。

    “板马日哩,这是搞么斯!”陈天养在手术更衣室里小心翼翼的脱掉了自己的手套,然后暴跳如雷的骂起了街,“这个敲死,搞不清白咧!”

    陈天养暴跳如雷,刘堂春的表情也极为难看。在得知维和医院竟然没有对患者提前进行传染病五项检查后,他就一直阴沉着脸。直到看过了陈天养的双手,确认上面没有伤口,并且确定了孙立恩没有上手操作之后,他才对王医生慢慢道,“你没事吧?”

    王医生也检查了自己的双手,然后脸色有些难看的答道,“我倒是没事……”

    “这个事情,主要责任不在你们。”刘堂春直接给这起事故定了性——他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这名士兵在一年前的体检中没有检查出HIV阳性。那就说明,要么当时的检查是有问题的,尼日利亚军方伪造了士兵的HIV检测报告。要么……就是军营的管理纪律有问题,这个兵是在驻扎波利坦维亚任务期间染病的。”

    这两个猜测都很可怕。不管是哪一个,都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外交后果。刘堂春转身对孙立恩和陈天养道,“今天的这个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不管关系有多亲近,也不能透露一个字出去。”

    孙立恩点了点头,他并不觉得今天的事情有和别人汇报的必要。而陈天养则提出了自己的担心,“这玩意就和看见蟑螂一样。一个HIV阳性,就意味着军营里有更多人可能是阳性。维和医院有疾病预防的职责,他们不能把这个事情压下去吧?”

    “按照流程和规定上报,其他的事情先压下来不动。”刘堂春想了想,对王医生道,“你们先向咱们中国营的上级领导回报,然后再根据他们的意见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