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男人的江湖 > 第507章 上边有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s222.co

    从道观出来太阳已经落山了。梁惠凯终于体会到“上边有人”是什么感觉了,压抑的心像鲜花盛开舒展开来,旋风一般冲下山坡。钟灵问道:“成了?”梁惠凯马屁拍的溜:“经您点拨,如同拨开云雾见青天,哪有不成之理?”钟灵喜上眉梢,咯咯之笑:“来,我开车。”

    刘翠花很不开心,在我面前秀什么恩爱?老娘也不是没人要!装模作样的问道:“梁惠凯,刘国军那人怎么样啊?”梁惠凯说:“优秀啊!学习好,有管理才能,也还算仗义。”刘翠花不情不愿的说:“他想追我呢!我担心他是一时冲动,正犹豫是不是给他一个机会。”

    梁惠凯心里一乐,这是显摆来了!说道:“那感情好,知根知底!”钟灵笑道:“我早看出来了,刘国军瞅你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刘翠花心里却一点也不高兴,真盼着梁惠凯说些不好的话来。心情低落,淡淡的说道:“那我给他个机会?”梁惠凯和钟灵心情舒畅,哪注意她的变化?一个劲的夸赞刘国军。

    刘翠花撇撇嘴说:“你俩无非是担心我粘包呗!这两年我缠过你们吗?熊样!”钟灵哈哈一笑:“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不过,也要看他的决心。如果他真的喜欢你,说不定会追到北京去,那样我劝你先买房后买车。”刘翠花说:“那我岂不是倒贴了吗?”钟灵说:“住着自己买的房子气势不?不高兴了让他滚蛋!”刘翠花笑道:“这句话爱听!男人善变,我得给自己留个后路。”

    梁惠凯郁闷,咋不说你自己善变呢!不过,貌似大家都去掉一块心病,一路上聊的也热乎起来。只是钟灵还真不是开车的料,路上几乎没有一辆车,四十多里路愣是开出一个多小时,回到家天也黑了。

    快到村口时,梁惠凯的小心思又来了,说道:“没准这帮家伙已经到了!丫丫,把车停下,我先悄悄回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欺负家里的人,过一会儿你们再回去。”钟灵不放心,嘱咐道:“收敛着点儿啊。”梁慧凯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只要他们不欺人太甚,有一分能耐咱也不和他们斗啊。”

    到了村口,果然看到院外停着一辆警车。梁惠凯从房后绕过去,扒着窗户往里一看,长辈们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两个穿制服的人坐在对面,像审犯人一般!心里着恼,吓唬老人干嘛?

    梁惠凯推门进去,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一个民警噌地站了起来,拔出枪来喝道:“举起手来,不许动!”老百姓哪见过这阵势?顿时把老妈吓得摇摇晃晃晕了过去。梁惠凯气坏了,理都不理他,径直走到老妈身边,掐着人中把老妈救醒,安慰道:“妈,没事的。”

    老爸甩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训斥道:“出去一天就惹事,能不能消停一会儿?”梁惠凯脸上火辣辣的疼,委屈的说道:“爸,您要把事弄清楚再说,总是这么火爆干嘛?您也不想想,我要是干了坏事还敢回来?我差点没被人家弄死,能回来见您就不错了。”

    老爸举着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梁惠凯转过身去对着那位民警说道:“你是所长吧?我劝你把枪收起来,把老人吓着了和你没完!”爸爸训斥道:“怎么说哈呢?这是黄所长。”

    黄所长哪敢收起抢?拿着枪心里还突突呢!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你把我的人都打伤了,知道犯什么罪吗?”梁惠凯嘲笑道:“别逗了!你凭什么说我把他们打伤了?伤在哪儿?有证据吗?他们暴力执法,不问青红皂白就用电棍把我干得昏死过去,你怎么不说呢?”

    这事儿当兵的肯定不汇报,但是自己的兵自己知道什么德性,黄所长脸色一滞说道:“如果他们暴力执法,自然会惩罚他们,但是你不能害人啊。”梁惠凯说:“你的意思是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什么道理?这样吧,你先处理他们暴力执法的问题,咱们再说其他的。”

    黄所长说:“他们都在医院躺着呢,必须先救人!”梁惠凯问道:“你认识吕道长吗?”黄所长说:“我不认识,别整没用的,马上跟我走。”

    看来官太小,而且说也没用!梁惠凯说道:“既然你能追到我家来,估计也知道了事情的大致原委。我和你们没仇,你的几个兵顶多算是走狗,只要让张春回来磕头认罪,我就给你们指条明路。”

    梁惠凯口不择言,一句走狗把黄所长气坏了,心道,手枪在手还怕你作妖施法?喝道:“别废话!再给你一个机会,赶紧去把他们治好!”梁惠凯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毛病怎么治啊?他们是作恶多端遭到了报应,和我有什么关系?”

    黄所长忍无可忍,上前一步用手枪顶在梁惠凯的脑门上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把他铐走!”冰凉的铁家伙抵在脑袋上,饶是梁惠凯自认我有了仗势,小心肝也不由得怦怦直跳。另一位民警掏出一副手铐,咔嚓给他戴上了。

    这下把家里人吓坏了,妈妈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哭泣着说:“你造什么孽啊?是你干的坏事赶紧给人治好的。”梁惠凯说:“妈,你就放心吧,我怎么去的他们怎么把我送回来,一根汗毛也少不了。”

    恰好钟灵回来了,安慰道:“姑姑,你甭管了,让他跟着去吧。”老妈生气的说道:“你怎么也不懂事了?跟着他瞎闹?”钟灵趴在她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情况,但老妈还是不放心,孩子是心头肉啊,到派出所再挨揍怎么办?还没等她说话,梁惠凯已经被推了出去,顿时放声大哭。

    好在有前车之鉴,梁惠凯倒也没受虐待,一路无话到了派出所。黄所长黑着脸说:“你叫梁惠凯是吧?再问你一次,我的人在医院躺着呢,你到底治不治?”梁惠凯说:“我说的很清楚,他们怎么回事我不知道,猜测是邪物上身,你应该找个先生给看看。”

    黄所长骂道:“骗鬼呢?还是把我当傻子?”梁惠凯说:“也有可能是我被电击的时间过长,脑子坏掉了,胡说八道的。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该怎么起诉我,你随意。”

    黄所长恨恨的说道:“你以为自己是滚刀肉?我就治不了你了?”梁惠凯说:“我可没有也不敢这么想。上学时,政治书上说的明明白白,你们这儿可是叫暴力机构,我已经领教过了。”

    黄所长感到梁惠凯就是烫手的山芋,收拾他一通,又担心自己也被送进医院。不能把他毙了吧?和自己有无冤无仇的,那风险也太大了。悻悻的问道:“你真的不给治?”梁惠凯说:“我说的很明白,我可以找人,但是张春不道歉我就不管。另外,听你的兵说我是袭警,这罪名也不小啊。”

    找张春道歉倒不是大事儿,但是总要把梁惠凯关几天吧?要不说出去也太丢人!黄所长琢磨一会儿,反正那几个笨蛋也疼不死,还不如先把梁惠凯关起来,去找个先生来看看,如果能治好,你小子就在里边呆着吧!

    梁惠凯又被送进了看守所,反思到,古人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或许是自己太刚了?又想到,多数老百姓一辈子也不和警察打交道,就是遇事忍让,可谓是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可忍让的结果一辈子还是老百姓,反而那些争强好胜,甚至投机钻营占尽便宜的人往往成功了。就像平头哥,为了利益不惜大打出手,也正像自己,不屈于平头哥,最终才能在众多矿工中脱颖而出。

    有句话说得好:“贫穷的人之所以一直贫穷,是因为他们不想努力从贫穷中爬出来,却一直在贫穷中寻找幸福。”所以说,所谓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无非是一种对妥协的一种无奈的自我安慰罢了,谁有本事谁愿意退一步?尤其是一大步?

    反思半天,又觉得自己做的很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梁惠凯无所事事,干脆练功吧!

    一夜没人理他,直到转天上午派出所里热闹起来,黄所长的上级何局长,王建雄的家属纷纷来了。王建雄的妈妈指着梁惠凯破口大骂,梁惠凯却像老僧入定一般置若罔闻。

    老太太骂的不过瘾,踮着脚要抽梁惠凯耳光。听到风声,梁惠凯抬手挡住,一转身把老太太撞个趔趄,睁开眼冷冰冰的说道:“看你是个女人,不和你一般见识,别不知趣!”

    何局长连忙上去拦住说道:“梁惠凯是吧?我只听他们一面之词了,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梁惠凯说:“我昨天中午就被他们搅得没吃好饭,一直饿到现在,没心思说。”

    黄所长红着脸训斥道:“知道和谁说话吗?这是何局长!”何局长责问道:“怎么不给人吃饭呢?”黄所长涩涩的说道:“放假了,没人做饭。”何局长说:“赶紧去买一份。”

    梁惠凯说:“别人买的我可不敢吃。看您是个讲理的人,我再饿一会儿也无所谓。这件事咱们从开始说,你们先去找人去鉴定王建雄手里的银元值多少钱,如果超过五百算我骗他。”何局长说:“现在他们都在医院躺着,要死要活的,这事儿先放一放。”

    梁惠凯说:“这事对您不重要,可是我冤呀。我喜欢收藏那些玩意,而且手里也有点闲钱,看着喜欢,不仅没少给,反而一枚给了三千多,因为这玩意迟早会升值,我也想多买一些。哪知好心被当驴肝肺,给多了反而被认为是骗子,这个名声我担不起。”

    何局长着急啊,他的人还在医院躺着呢,一下伤几个可就成了大新闻,说道:“买卖的事你情我愿,吃亏占便宜的谁也不能反悔,这事儿不用争论。你还有什么说的?”

    梁慧凯说:“还是领导明事理,谢谢!有领导说的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张春回村里磕头认罪,这事儿就了了。因为是他无中生有挑弄是非才导致惹了这么大的乱子,而且你们的人给我戴着手铐把我从村里抓来,如果没个说法,我没脸回家。”

    何局长问:“那我的人呢?你能确保他们没事吗?”梁慧凯说:“我没那本事,但我给您推荐一个人,白云观的吕道长认识吗?您找他去,他们身上的毛病只有吕道长能除掉。”何局长问道:“你怎么这么确定?”梁慧凯说:“因为我是吕道长的徒弟,他们的样子我看像是中邪了。”

    “我知道了。”何局长忍不住一笑,我说你小子有恃无恐呢!转身对王建雄的家属说:“听到我说的了吗?首先他们买卖袁大头的事儿是你情我愿,吃亏占便宜也怨不得别人,这事儿我拍板了,你们有意见找我。既然是你们有错在先,就让那个张春按照梁慧凯的意思回村道歉,不然你家的儿子自己想办法。”

    王建雄一家人本指望何局长来把闯,没想到以这种局面收场,但是孩子的命重要啊,只好灰头土脸的走了。何局长说:“小梁,用我把你送回去吗?”梁惠凯连忙说道:“您可别吓唬我!这次给您添麻烦了,晚上我去家里负荆请罪。”

    何局长哈哈一笑说:“这就免了!一会儿我也去白云观。过年时人多,没和你师傅说几句话,借这个机会我和他聊聊。”梁惠凯说:“那好,我随后就到。”

    走出派出所,就见钟灵已经在路边等着。梁惠凯心里一暖,上了车调侃道:“你也能掐会算了,知道我今天被放出来?”钟灵说:“我再不出来就被姑姑叨叨死了!”梁惠凯心里一酸,说道:“饿死我了!先吃饭,然后回家等着张春磕头认罪。”

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s222.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