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侯门娇女狠角色 > 387:见到危月
    南家的使者一早便已经在渡口候着了,眼看着时间越来越紧,轮船却久久未到,使者早就已经有些着急了。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正主,连忙抓紧时间把人请了进去。

    说是宴会,其实就是为了邀请琉璃岛的这些人。

    其余都是南家自己的人,所以,送出去的请柬也就那么几张。

    南鱼一双眼睛翘首以盼地盯着大堂外,期待着看到那红色的身影。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那红色身影还没有出现,南鱼都有些急了。

    “不会是不来了吧?”

    “公子,你别着急,莫姑娘一定会来的,她既然已经收了请柬,应该就不会爽约。想必是因为耽误了些时间,应该马上就来了。”

    身旁的小厮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小少爷这期待的模样,安慰道。

    南鱼点头,“嗯嗯,她一定会来的。而且她今天也必须得来,要不然她一定会错过的。”

    身旁的小厮微微一愣,“什么错过?公子在说什么?”

    南鱼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再去盯着一点,若是有任何消息,马上来通传。”

    “是。”

    小厮离开之后,南鱼的身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男子低沉稳重的声音传来,“鱼儿,听说,你邀请了琉璃岛那位莫姑娘?”

    在他的面前,南鱼更加的乖巧了,点了点头,“嗯嗯,父亲,她不是坏人。”

    此刻站在南鱼对面的人,正是他的父亲,南风。

    南风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南鱼的头,“你看重的人,我自然是信的过的。”

    南鱼眼神顿时一亮,“嘿嘿,谢谢父亲信任。”

    “我是信得过你没错,不过,这位莫星河的身份可不同一般,你若只是单纯结交,为父并不反对,可你若是……”

    剩下的话,南风并没有说,但是大家都是聪明人,应该也知道是什么。

    这两天可不仅琉璃岛传他跟莫星河之间的八卦,这南家自然也在传。

    只不过并没有流离岛传得那么疯狂罢了,大家都说的比较隐晦,毕竟这个是南家的小少爷,毕竟大家都清楚祸从口出,他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也没有那么多条命可以够赔罪。

    南鱼只是比较胆小,却并不代表他笨,“父亲你放心,儿子和莫姑娘之间就是简单的朋友关系,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的。”

    莫姑娘可是大哥看中的人,他自然不会存那份心思。

    他就是想要帮大哥完成心愿,如果可以的话,推大哥一把。

    虽然如今,可能性看着很小,但也并非一点都没有,毕竟如今只能证明那坟墓里面是个空坟,但是也不能保证顾染一定就还活着。

    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从悬崖上掉落,在没有任何东西阻挡的情况下,就这么摔到崖底,有九条命都不够活。

    或许尸体是被狼给衔走了呢?

    他一开始觉得,这种想法是不成立的,但是如今细细想来,或许南诏国的皇帝为了面子,故意安排一个假尸体呢?

    毕竟他也是南诏国堂堂景逸王,面子自然还是要顾的。

    微微摇了摇头,南鱼暂时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

    “毕竟今日是你外公的寿宴,你大哥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吗?以往这个时候,他都会回来的。”

    南鱼微微摇头,“暂时还没有大哥的下落,不过大哥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两个人还未曾商讨,刚刚离开的小厮就走了过来,“公子,人来了。”

    南鱼眼神顿时一亮,“来了??快,带我过去!”

    “父亲,儿子先不与你多说了,稍后儿子再介绍你与她相见。”

    话落,南鱼就有些激动,恨不得现在就飞到莫星河的身边。

    看着自家儿子那么着急离开的动作,南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眼底的狐疑却是越来越大。

    他可很少见到自家儿子这般,若是说这中间没点什么,他可不信。

    这厢,莫星河一行人被带着前往高荣入云的红罗殿,离得进了,周围的景物越发的精致,层峦叠嶂的云彩之下,殿宇泛着荧光,多了几丝柔和。

    潺潺的水声并没有喧闹,则是清脆的刚好,随着他们离大殿越来越近,那水声也越来越小,听在耳朵里像极了下雨的潺潺声。

    “那位,便是南家的小公子了吧?”

    水流之中,莫星河听到了女子娇俏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

    莫星河微微挑眉,眼前便钻进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今日是寿宴,欢喜之日,一袭白衣自然说不过去,所以,他的长袍下班和上次莫星河所见一般,是渐变的蓝色晕染设计,腰间一枚蓝色束封,让整件衣服的颜色不至于太素。

    上身则是白色设计,领口绣了一些莫星河无法翻译的神秘图案,添了几丝风采。

    来者,正是收到消息赶来的南鱼。

    “见过大王子,二王子,公主殿下。”

    “见过南公子。”

    双方相互行了礼,客套了一番之后,南鱼把目光放在了莫星河的身上,“莫姑娘,我家父亲一早起来身子有些不爽,不知莫姑娘可否移步前去,为父亲相看一番。”

    莫星河挑眉,微微一愣。

    南鱼一向都是极为重礼数的,如今沉瑾和沉寂沉畔都在这里,他如此着急的想要带她走,目的未免有些太过于明显了。

    难道,他父亲真的出什么事了?

    思及此,莫星河也没有犹豫,不管是因为什么,南鱼帮了她很多次,就算是引来猜忌,这一次她也必须跟他走。

    “大王子,二王子,公主殿下,小女先行随南公子去瞧病,事后即刻去寻二位王子,若是有要事,派人来传话皆可。”

    沉寂眼神微冷,目光在南鱼和她的身上来回打量,沉瑾则是点了点头,“南家主的身子最重要,莫姑娘过去吧。”

    南鱼这会也知道自己刚过于唐突了,于是行了一礼,客套道,“多谢王子体恤,借用一下莫姑娘,稍后马上归还。”

    不管众人是何想法,这番解释能不能有所补救,莫星河还是跟在南鱼的身后离开,朝着大殿内侧而去。

    走得远了,不见琉璃岛的人,只剩下他们两个,南鱼的小厮也离得远远地,生怕自己上前打扰,莫星河这才开口,“怎么回事?”

    南鱼眼神里面晶莹发亮,已经几乎快要抑制不住,“我大哥回来了!人就在内院,我带你去见他!”

    莫星河眼神顿时一滞。

    危月来了?

    虽然还没有见到真人,但是莫星河已经可以确定,危月便是南宿,对于他的出现,莫星河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倒是也能够理解了。

    难怪南鱼会这么着急。

    这几日莫星河也算是明白了,南鱼对自己的这个哥哥,可是极为的推崇。

    “多谢南公子,一直在帮我。”

    南鱼摇头,“莫姑娘客气了,大哥应该还不知道你的事情,我带你去,给大哥一个惊喜。”

    说道这些的时候,南鱼的眼睛里面格外的亮,像个孩子一般,莫星河有些好笑。

    那么邪魅肆,嘴巴毒舌的危月,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单纯可爱的弟弟。

    天心岛,是这座小小岛屿的名称。

    整个岛屿之上所有人都是南家的,其他人没有资格入岛,就连琉璃岛的王族,想要入岛都需要提前跟南家的人打招呼。

    说是南家神秘,不如说南家脱离了琉璃岛,在大陆几乎可以称为自立为王了。虽然地方小,但是自己说了算,一个小岛都是他们家族的,自然比在琉璃岛听人吩咐来的好。

    莫星河跟着南鱼走在风景如画的岛上,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南家的人要放弃琉璃岛的权利地位而来这里独居。

    “你大哥,平日里都是不在岛上的吗?”

    南鱼点头,对于莫星河的问题回答的很利索,“嗯,大哥不喜欢待上岛上,总是很喜欢大陆,所以一直就在大陆上。”

    莫星河眼神微动。

    也难怪,危月先前对于琉璃岛的事情并不是太清楚,所以她才会以为危月只是小小一个侍卫。

    南家和琉璃岛几乎没有多少联系,他又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所以知道的少也是很正常的。

    “到了。”

    莫星河思考之际,南鱼已经停在了一个拱形院子入口处。

    院子入口并没有守候着的侍卫,看起来有些清寂,南鱼上前,在那拱形别院的门口行了一礼,“大哥,小弟前来觐见。”

    莫星河眸光微闪,一双水眸眨也不眨的盯着那院子入口处,期待看到的会是自己所猜测到的人。

    片刻后,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一道黑金色的长袍最先出现在了她的眼底。

    白金翻底的鞋子,黑金色的长袍上绣着繁琐的图案,腰肢纤细,被束腰缠绕,边缘裹着一层红色麻绳,领口绣着一朵红罂粟,露出了白皙的脖颈。

    脖颈之上带了一个黑绳,吊坠被掩藏在了衣服内,再往上,是一张白皙的脸颊,肌肤白嫩,宛若破壳的鸡蛋,泛着荧光,微薄的唇瓣之上是比这其他人都要高挺几分的鼻梁,再往上,那一双邪魅放肆的丹凤眸倪着诧异,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莫星河突然就勾唇而笑。

    “好久不见。”

    能够在天心岛上看到莫星河,危月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震惊过后的第一件事,他抛弃了自己所有的顾虑,所有的胆怯,大步朝前,顷刻间就到了莫星河的面前,大手一揽,就把面前的人给收到了怀里。

    直到那软软的身子乖巧的被他揽入怀中一动不动,察觉到她的温度,心跳,危月提了几个月的心,终于算是彻底的放了下去。

    “好久不见。”

    万语千言,最终还是化为了这四个字。

    他一直都知道莫星河没死,好好的活在琉璃岛上,可是他总是要亲眼见着了,才算是放心。

    一想到那天晚上他见到仿佛死了一半的莫星河,危月一颗心都仿佛被人紧紧的攥在手里,疼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那天是我去晚了。”

    他到的时候,沉瑾也到了,他不能出现在沉瑾的面前,所有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沉瑾的身上,好在,沉瑾没有让他失望。

    好在莫星河能抗。

    莫星河弯唇,眼底也放松了几分。

    时隔五个月,几近半年,她终于见到了自己熟悉的人,那种感觉无以言说。

    南鱼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看着两个人,嘴角笑得像是得了糖果的孩子,悄无声息的后退了几步,不影响他们两个见面。

    他果然没有猜错,自己大哥在见到莫姑娘的时候,眼睛里无法掩饰的东西就是喜欢,有时候,喜欢这种东西,你捂住嘴,却是会从眼睛里面出来的。

    “多亏了你,我今日才能出现在这。”

    说道这,危月这才想起来,这里是天心岛,他立刻后退,把莫星河放出了自己的怀抱,看向了一旁的南鱼,“小鱼儿,这是怎么回事?”

    南鱼咧嘴,笑得格外明朗,“我,见过莫姑娘的画,所以知道大哥认识莫姑娘,所以去私下去联系了莫姑娘,今日祖父宴会,给莫姑娘发了请帖。”

    危月一愣,脑袋里就听到了那副画的事,眼神中顿时有些尴尬,“什么画,你不要瞎说。”

    生怕南鱼跟他犟,危月连忙又道,“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把人带来,有没有做什么准备?”

    南鱼本来还想纠结前面那句,成功的被危月转移了话题,“嗯,大哥你放心,他们不会怀疑什么的,如今除了我之外,还没有人知道你回来了,连父亲都不知道。”

    他是收到莫星河到了的消息去接人的时候收到大哥回来的消息的。

    所以,他太过于激动了,才会在刚刚没有做好全部的准备就随便扯了一个理由把莫星河要了过来。

    思及此,莫星河抬头,“南公子,不知道灵尊如今……”

    “莫姑娘放心,我父亲在我的院落里,我已经派人去传信了,父亲稍后会按照我们说的做。”

    莫星河眼神一闪,“这样吧,不介意的话,我稍后去见一见南家主。”

    这演戏嘛,自然是要真假参半的,要不然,怎么骗过那几个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