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侯门娇女狠角色 > 388:你当时,也在?
    房间之内,南鱼在守着,屋内只有危月和莫星河两个人。

    气氛寂静了半晌之后,危月试探性的开口,“你就,不要求我解释?”

    莫星河挑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事,你愿意说,我便听,你若是不愿意说,我不会强求。”

    她向来如此,有本事自己查,没本事也不强求别人,谁都不欠她的,没有必要必须告诉她。

    “你在琉璃岛,过得还好吗?”

    莫星河勾唇,“你看我如今的模样,像是不好的样子吗?”

    危月松了一口气,倒是认真打量起来了莫星河,随后有些诧异,“你好像,胖了些许。”

    危月说话很是考究,莫星河其实是胖了很多的,若不是因为心里装的有事情,她可能会胖的更快,每日里吃饱了就睡,睡醒了扎个针又吃,再加上月份大了,自然是要长肉的。

    “五个月的身孕,我若是不胖,身子就有问题了。”

    莫星河清冷的声音凉凉的吹进了危月的耳朵里,却瞬间在他的头顶炸裂开来,震得他头嗡嗡直响。

    一双微眯的丹凤眼这一刻陡然变大了许多,眼底的震撼掩都掩不住。

    “下巴都要掉了。”

    莫星河凉凉的接了一句。

    危月猛地吞了一口口水,目光挪到了莫星河的小腹上。

    她如今在坐着,裙子都是刚好收腰在胸下方的,所以看不到隆起的小腹,加上危月先前的注意一直都不在小腹上,所以才没有发现。

    如今这么盯着看,自然是瞧见这里面的名头。

    “你……五个月了?”

    蓦的,似乎想到了什么,危月猛地抬头,一眨不眨的盯着莫星河。

    后者淡淡的点头,危月却是整个人都炸了。

    “卧槽!”

    他坐不住了。

    “五个月……五个月前,不就是琉璃岛遍地找你的时候吗?”

    “你被他们带走的时候,怀着身孕???!!”

    危月要炸了,比他亲眼看着莫星河往悬崖下面跳还来得刺激!

    面对某人气的直爆粗口,莫星河则是淡淡的转了转手中的桃花戒,凉凉的开口,“不要慌,小事一桩。”

    “小事?你当时被捅了一刀,还是心脏的位置,满身都是血,大雨冲的你那张脸煞白煞白的,封了穴道,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倒在了血泊当中奄奄一息,你跟我说是小事?”

    危月有些急了。

    他当时若是知道那个时候的莫星河怀了身孕,就算冒着被沉瑾发现的危险,冒着被南家和琉璃岛双双盯上的风险他也要去救人啊。

    就那么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失去生机,他那个时候考虑到的就是琉璃草可以救她,可若是知道她肚子里有了,他肯定不敢这么赌。

    莫星河这会则是微微一愣。

    危月的话让她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血淋淋的一幕仿佛就在昨天。

    那一幕,知道的人应该只有她和顾染,除此之外,那断崖处,再也没有任何人,“你那天,在现场?”

    危月身子微微一滞。

    随后,他自嘲了一声,“你骂我胆小也好,骂我无耻也罢,那天我的确是去了,去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要离开了,我一直盯着她,怕她真的下死手,好在她最后离开了,我正想带你走,沉瑾来了。所以……”

    他这么说,莫星河就能够理解了。

    他既然不想回琉璃岛,那就一定有他的原因。

    如果那个时候他出现在那里,那他在大路上的身份就保不住了。

    不仅如此,想必有关于他的流言也会开始传入琉璃岛。

    对于这件事情,莫星河是能够理解的。

    但是她不怪危月。

    那个时候,在沉瑾没来之前,危月就算是出来,也不一定能够救的了她。

    她当时伤成了什么样子,自己心里也有数,所以她能连带着孩子一起活下来,真的算是一个奇迹了。

    “对不起。”

    危月垂眸,满眼皆是愧疚。

    莫星河摇头,“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相信,如果沉瑾最后没有出来的话,你会来救我的。”

    这是莫星河对危月的信任。

    把自己的命都可以交在他手上的那种信任。

    危月微微一愣,最后眼底快速的划过了一抹无奈。

    “你放心,如今的易阳侯府,小少爷管理的很好,我们有一个营救计划,目前正在布置的重要时期,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要暗中去琉璃岛打探一下你的消息,如果能见一面就最好。”

    只不过他没有料到他弟弟会直接把人给他带到天心岛。

    莫星河就是快速抓到了她话中的其他意思,“那我父亲呢?”

    危月一直都知道莫星河聪明,但是没想到他连这么一小点言外之意都抓住了。

    “老侯爷从上次断崖一事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不过生命没有大碍,这点你可以放心,燕公子每日都会去给老侯爷把脉,也有在用药。”

    话落,似乎为了安慰莫星河一样,危月又多加了几句,“老侯也累了半生了,如今难得能够歇息一下。公子在这段时间内真的成长了不少,跟两年前来比,天差地别。”

    即便危月话中扯上了莫星辰,莫星河的目光还是停留在了那昏迷一词上。

    “连燕苏都没有办法,我父亲难道是永久性昏迷?”

    危月话头微微一滞,也知道自己压根就瞒不住莫星河,点了点头,“老侯也在坠崖之前便受了伤,再加上坠崖之前中了软骨散,双重叠加到一起,让老侯爷的身子变得非常脆弱,那天又是大雨,伤口进了水,虽然下面有隔层,但还是晚了时辰,老胡也被找到送回去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危月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一根一根的银针扎在莫星河的身上。

    她真的很难想象,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时候她人还在皇宫里,返回期待的等着顾染,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才开始觉得不对劲。

    可他不知道,顾染那个时间居然在去救他的父亲和弟弟。

    能够让顾染暂时把她的事情排在后面,那就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而那事情绝对是有关于她的。

    她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居然还傻傻的真的出宫,连累顾染,急急忙忙的回来救她,最后还……

    如果那天顾染不来,是不是就不用受到那么多的伤害?

    “燕苏有没有告诉你,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我父亲?”

    她如今没有见到人,只是大概根据他的描述能够大概觉得他父亲是因为什么问题而导致永久性昏迷。

    但是她必须要确定病因,才能够相对应的寻找解决办法。

    危月摇头,“老侯爷具体的上市我并不是很清楚,不过燕公子说,他可以一直护着老侯爷,等你回来。”

    莫星河眼神微微一顿,随后微微勾唇,“我欠他的,可真是越来越多了。”

    又何止是欠他?

    阿臣,她背负的是一条命,顾染,她背负的,又何止是一条命?还有那最疼她的父亲,弟弟,外公,如今还把危月拉下水……

    莫星河眼神泛着冰冷,心中的恨意再一次裹了一层。

    有些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有些红,必须献血才能够祭奠。

    思及此,莫星河抬头看向危月,“你们南家虽然平日里并不参与琉璃岛的事情,但是,如果琉璃岛有难,南家会出手吗?”

    危月眼神微微一闪,自然知道莫星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向来都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如今这么多的仇,这么多的恨,不管是她所说的伤,还是她周围所在乎的人受的伤,她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原谅琉璃岛。

    “南家当年曾经和沉家的先祖一起发现了这片岛屿,当年两位先祖是很好的兄弟,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可是这世界上的感情大多都敌不过利益。两位先祖也不例外。”

    莫星河眼神一动,知道危月现在正在告诉她的事情有多重要。

    “如你所想,一山难容二虎,一个小小的岛屿,又怎么可能容得下两个王呢?但是不想做将军的人,不是好士兵,没有人不想登上那独一无二的位置。就为了琉璃岛的所属问题,两位先祖发生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争吵。”

    “这人啊,心底底一旦埋下了贪字,就不可能再拔掉,明里暗里的不知道过了多少争斗,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人家的先主突然就放弃了,把琉璃岛拱手让给了沉家。”

    莫星河微微蹙眉。

    一个不知名的原因,并不能够让她得到确切的答案。

    “后来,到了我曾祖父的那一辈,曾祖父想要举南家搬到琉璃岛,却遭到了当时的王君拒绝,我南家也是一个要尊严的人,接连被甩了两次脸面,便再也不踏入琉璃岛。表面上在你们看来,南家是琉璃岛上很神秘的家族,拥有自己独立的力量,看起来好像封闭为王一般强大,但其实只有我们自己才清楚,这只不过是沉家人的表面功夫罢了。”

    莫星河懂了。

    南家当年毕竟是和沉家之人一起发现了琉璃岛。

    面子上,沉家必须要给南家一个体面的名头。

    这些年说是他们独立,可事实说不好听一点,就是把他们隔离在了琉璃岛之外,不让他们接触琉璃岛的内部事务,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实际里却没有一点实权,能够管得住的,也就只有在天心岛上的人了,琉璃岛上,面子上自然没有人会跟他们过不去,但一旦触碰到他们真正的利益,南家,就彻底的没用了。

    说白了就是一个空头承诺一般,让王氏跟他们保持该有的礼节,实际上就是一个纸张的老虎,一捅就破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所以,我们如今算是有共同的敌人吗?”

    怪不得危月一直想要去大陆,而他又不想让琉璃岛的人知道他在大陆上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因为一旦琉璃岛的人知道他在大陆上的身份,那对他们南家多少会有几分警惕,担心他们南家会脱离掌控,反咬他们一口。

    危月耸肩,“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莫星河勾唇,“你倒是狡猾的很,和我合作就那么难吗?还要说这种话来算计我?”

    危月邪魅一笑,“莫大姑娘向来不做亏本生意,要合作,自然要在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上来谈双方的条件,谈的拢就合作,谈不拢,自然就此打住。”

    莫星河挑眉,抬脚朝着他走进了一步,“那,不知道南宿公子愿不愿意合作,条件又是什么呢?”

    听到南宿这个名字,危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南家的人早就已经给稀罕这些东西了,不管是我父亲还是我弟弟,对权利这东西都不感兴趣,他们稀罕万分的琉璃岛,在我眼里根本什么都不算,流丽岛或许武功真的比外界要好上许多,但是这么些年来固步自封,缺点也多的很。我只是不喜欢呆在这里罢了。”

    “我明白了。”

    他要对付琉璃岛,南家的人不会插手,只要这火不烧到他们南家人的头上就好。

    同样的道理,他们南家也不愿意插手这件事情,所以什么合作不合作的事,也是不存在的。

    莫星河明白了,危月还是有些郑重其事的说了一遍自己的意见,“我可以帮你,无条件的帮你,但是,我不希望南家趟这趟浑水。”

    莫星河点头,“好。”

    危月不愿意做的事,她不会强求。

    就算是凭借她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也要搅混这琉璃岛的水。

    “说说你们的计划吧。”

    接下来的一盏茶时间内,危月简洁明了的跟莫星河说了一下,他们接下来的计划。

    莫星河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计划很好,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唯一需要增进的,就是计划当中所要用到的装备。”

    危月挑眉,“你手里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后者不答反问,“你什么时候离开天心岛?”

    “我最多只在这里呆三天便会离开。”

    莫星河点头,随后又问,“如果南家小公子想要去琉璃岛找我的话,有没有可能瞒过所有人?”

    危月摇头,“不可能。”

    莫星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看来我今日只有操劳一些了,今日我离开之前,会派人传信给你,我有东西交给你。”

    危月一愣,“什么东西?”

    莫星河正准备解释的时候,那外传来了南风的声音,“不是说宿儿回来了,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