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伪装成了神豪 > 第三章 世家子气度
    马修远手里拿着菜单,但没继续点菜,居然将菜单递给苏璟。那客气的态度,犹如对待商业合作伙伴,苏璟神色淡然,不客气地接过菜单。

    赵东看在眼里心中暗乐,现在这个气氛,要比刚开始苏璟没来的时候,马修远给自己摆谱子的气氛要好多了。

    等苏璟点完菜,赵东便让服务员上菜,几道比较快的菜,很快上来了。一直保持装逼犯其实心里在琢磨着怎么加把劲的苏璟,眼珠子忽然一转。

    当服务员将白切鸡和酱汁端上来的时候,他忽然起身要上厕所,“无意间”碰到了托盘,托盘倾斜差点翻倒,酱汁撒了他满手都是,阿玛尼西装袖子、劳力士手表上面,都沾了不少。

    “啊,对不起对不起。”女服务员吓了一大跳,赶紧放下托盘,拿出纸巾帮苏璟擦拭,心里已经慌乱了。

    刚刚私下里几个同事还小声议论了几句,说这个帅哥身上穿的西装恐怕过万,那手表更是五十几万,她可赔不起。

    虽然刚刚主要过错在苏璟,但客人怪罪下来,她说得清吗?就算最终可能不用陪,但这位客人闹起来,丢掉工作是必然的事情吧?

    “毛手毛脚的,这服务员惨了。”马修远心中想着,准备看好戏。

    周围一些客人和服务员看过来,都有些同情那个女服务员。哪怕认不得阿玛尼和劳力士牌子,也至少看得出那一身绝对不少钱。

    赵东则是吓得一把站了起来,糟了赔不起了,急切地想要说什么,却见苏璟一脸淡定,保持着那种今天一见面便有的莫名装逼范,看着女服务温柔地道:“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

    赵东愣了一下,差点忍不住咆哮出声,都什么时候了还装逼,上万的西装和六十万的手表上沾酱汁了,你还有心情撩妹?

    正慌忙擦拭急得快哭的女服务,抬头看到一张帅气温柔的笑脸,心都有些酥化了,他居然不仅不怪自己,还对自己露出这么温暖的笑容。女服务心跳加速,脸上迅速浮现一抹红晕:“我……我也不够小心。”

    “我自己来吧,擦擦就好了,不用介意。”苏璟的目的是在马修远面前表现自己的气场,没想弄哭小姑娘,有些愧疚。拿了卫生纸,自己擦拭起来。

    女服务员当然也没敢袖手旁观,帮忙一起擦,手和手表可以擦干净,但是西装袖子上的油渍,则是擦不干净了,女服务员一边擦一边说道:“先生,这外套脱下来我帮你拿去干洗,一定帮您洗得干干净净。”

    “我自己回去洗一下就好了,洗不干净也没关系,我衣服多得是,少一件不少,你不用紧张。”苏璟微笑道。

    女服务员正在心里感叹,这个小哥哥好温柔的时候,旁边响起了马修远的声音:“苏先生,西装事小,但手表可不能马虎,虽然劳力士手表防水性能不错,但其实只防冷水不防热水,这酱汁这么烫,说不准已经损伤手表,我看你还是先拿去好好检查检查,免得遗留什么问题。”

    女服务员一听,顿时紧张起来,心里在祈祷,这手表可千万别坏,却见,苏璟淡然一笑:“没事,应该不会坏的,再说本来就是我自己不小心,坏了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小姐姐你不用管我了,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女服务员惊呆了,天哪这是何等的大方何等的温柔,越发觉得眼前的小哥哥好帅,年少、英俊、多金,而且还这么温柔脾气这么好,她的声音,都变得温柔了起来:“好的先生,您慢慢吃。”

    周围好些围观者也不由心里暗赞,很多有钱人自视高人一等,对服务员呼来唤去,遇到这种事情大发雷霆也很正常,然而这个青年,整个过程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不只体现了涵养,更体现了身价。说明他根本没将那一万以上的西装和五十多万的手表放在心上,觉得损坏了也不可惜。

    马修远看在眼里,剧本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又是惊讶又是心惊,苏璟此刻的气场,让他看到了那种真正底蕴丰厚的世家子的气度。

    那种脾气不好的暴发户才动不动对服务员发怒,觉得服务员低自己一等,真正的有底蕴有涵养的人,反而不在乎这些。即便是几十万的手表弄坏了,人家也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不就是个小钱,不值得影响心情。

    马修远曾经在一个宴会上,在一个他高攀不起的世家子身上看到过这种气度,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一个曾经的下属身上再次看到。

    马修远现在更加确信,苏璟绝不是租奢侈品来装逼的吊丝,而是真正的富豪,还很可能是底蕴雄厚的世家子。他以前来公司底层上班,估计只是历练历练,丰富一下那富足却无聊的人生。

    马修远忽然回想起了以前自己对苏璟的各种颐指气使,不由一阵后悔和害怕,苏璟不会记仇,找他算账吧?

    马修远那端着的态度,又放下了几分,甚至笑容中带了几分讨好,主动给苏璟倒酒,说道:“苏先生真是好脾气,学到了学到了,以前我仗着自己是上司,有眼不识泰山,对你们两个过分严厉了一点。今天借着这个机会,给你们道一声歉,希望你们大人大量,不跟我一般计较。”

    马修远是个聪明人,看得出来苏璟跟赵东关系很好,今天特意过来,[久久小说 www.jjxxs.cn]估计就是为赵东撑场子的,所以连带着,对赵东都客气几分。

    “以前我是你的下属,被你使唤也是应当的。”苏璟说道。

    “哪里哪里,苏先生大度才会不跟我计较,这杯酒,我敬你。”马修远端起酒杯,先干为敬。

    赵东又惊又喜,这种场面只有梦里面才能见到。马修远居然主动敬酒,还说让他们大人大量。当然,他知道这都是苏璟装逼成功的效果,这小子没枉费自己一年多来对他的栽培,关键时候够义气。

    赵东觉得现在时机差不多了,便不断给苏璟打眼色,让苏璟跟马修远提一句,给自己升职。现在提出来,马修远十之八九会同意。

    然而,苏璟却好像没有看懂他的眼色,又好像忘了这次的目的一样,继续谈笑风生,保持那种莫名其妙的装逼范。

    其实苏璟不是忘了,而是不想提,主动提要求,就得欠人人情,他相信只要装逼得当,对方会主动献殷勤的。

    他觉得时机还未成熟,还在等待。又吃了一阵子,一个扫着盲人棒的乞丐来到门口乞讨,保安上前,要将乞丐打发走,生怕造成不好影响,没有过分强硬。苏璟看到那个乞丐,却不由心中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