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闻声望去,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人跑了进来,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位一手揣在兜里,一手拿着手机,低着头看屏幕的少年。

    比起跑在前头的那位,他走的不紧不慢,不像是出来救场的,更像是深夜来闲逛的。

    他垂头,林薇看不到他的脸,但单单只是扫过他耳朵上的耳钉,她就认出了他是谁。

    江宿。缩写帝。一盒彩虹糖。

    “城主!”跑在前头穿着黑色外套的那位男生,很快就奔到了“城主”的面前。

    城主。

    原来这位临危不乱,很会护重点部位的校友叫城主啊?

    林薇正嘀咕着,这是什么诡异的外号,就看到江宿停了下来,微微抬头冲着她趴的地方瞥来。林薇飞速的将脑袋收了回去。

    林薇飞速的将脑袋收了回去。

    她可不能被发现。

    她是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名义父母心里的乖巧女儿、同学印象里的勤奋少女。

    她要是被他看见了,那她的形象就全毁了。

    林薇她拿着手机给“大众书屋”发了条消息,决定溜之大吉。

    我要上清华:卷子改天我过去拿,还有,记住你今晚没见过我。

    大众书屋:我本来就没见到你。

    “……”

    林薇收起手机,猫着身退到屋顶正中间,从高处的屋顶跳到矮处的屋顶,然后翻身跳进另一条胡同。

    林薇撑了下地面,等到身体稳住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往家里走去。

    …

    “大众书屋”留了三张名片,也离开了。

    胡同里剩了江宿、许述和程竹三个人。

    程竹将事情详细的阐述了一遍,听得许述一直飙脏话。

    反倒是不冷不淡杵在旁边的江宿,听完程竹的话后,抬头看了眼屋顶,然后四处望了一圈,不顾许述喊他去哪儿,找了个相对矮的墙壁,往后退了两步,蹬着墙壁,一扒屋顶,蹿上了上去。

    屋顶上空荡荡的,没一个人影。

    他在较高屋顶上,看到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着面包袋和火腿肠皮,还有一根吸管,吸管上沾着的奶,还没完全干透。

    江宿轻嗤了声,刚想跳下去,脚底突然踩到了一个东西。

    弯身捡起,是一枚黑色的纽扣,中间还缀着一颗水钻。

    “宿哥!”喊了半天江宿,没听到回应的许述扒着墙壁,探了个脑袋上来。

    江宿飞速的将纽扣攥进掌心,揣进兜里,理都没理许述,纵身跳回了胡同。

    许述只好撒手,也跟着蹦回到地面:“宿哥,你在上面发现了什么?”

    “什么都没发现。”江宿看了眼程竹脸上的伤,语气有点冷的说:“走吧。”

    许述搀扶住程竹,问:“去哪儿?”

    江宿迈着慢悠悠的步子,往胡同外走,说话的语气却冷到了骨子里:“找场子。”

    …

    为了躲江宿,跳进另一条胡同的林薇,多绕了二十分钟的远路,总算来到了回家的那条街。

    夜已深,街上没什么人了,只有马路对面灯比别的地方格外亮一些的诊所的门口,站着几个人。

    越往前走,林薇越觉得马路对面的人有点眼熟。

    等走到诊所正对面的公安局值班室门口,林薇终于看清楚了。

    被“大众书屋”揍得鼻青脸肿的四个不良少年,以及江宿那三个人。

    “……”

    林薇有点晕。

    今天是怎么了,放学后她竟然连续撞见了缩写帝三次。

    两拨人看起来应该是刚碰上,分站在诊所两边互相对峙着。

    只不过有个人,有点出戏。

    不知什么时候将帽子又扣在脑袋上的江宿,倚着诊所的玻璃门,正在玩手机。

    马路并不宽,夜里没什么车,隔着一条街林薇清楚地听见江宿的手机里传来一声:“我拿BUFF。”

    林薇:“……”

    合着您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来打王者荣耀的?

    头发黄到枯萎的那位哥们,点了根烟,隔着缭绕的烟雾,瞪着江宿。

    一根烟吸完了,江宿还没放下手机的意思,他把烟头往地上一丢,随便踩了一脚,就笑了:“呦,宿爷,好巧,你也来看诊?”

    江宿没说话,还在专心致志的打游戏。

    枯萎哥有点不耐烦了。

    江宿毫不在意的盯着手机屏幕,直到里面传来了一声“victory”,他才将手机往兜里一揣,抬起眼皮看向了枯萎哥:“不是,我是来看你看诊的。”

    枯萎哥被噎的卡壳了几秒钟,然后“艹”了一声。

    江宿一点也不在意的指了下身后倚着的门:“你是现在进去先看一遍,还是攒着等会儿一起看。”

    林薇:“……”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个不会打架的城主,说的话那么能拱火了,因为他大哥比他还能拱火。

    枯萎哥估计也被江宿激的上头了,整个人一下子凶了起来:“江宿,你他妈少在我面前装·逼……”

    “逼”字音还没说完,江宿抬腿就将枯萎哥蹬倒在地上。

    没等在场的几个人缓过神来,江宿就又是一脚踹在了枯萎哥的身上。

    林薇眨了眨眼睛,盯着对面的诊所看了会儿,然后又扭头看了眼身后亮着灯的派出所。

    她这位后桌是真大佬呀,竟然在派出所正门口动手。

    简直是无法无天。真日天日地。

    江宿一看就是会打架的那种人,下手快准狠,没等诊所里的人反应过来,也没等派出所这边的人蹿出来,他已经将黄毛四人组撂倒在地了。

    他俯身拎着枯萎哥的衣领,拍了拍的他的脸:“我他妈又不需要被·人·操,需·要·装·B?”

    …

    警察刚推开派出所的门,诊所门口的那几个人就已经撤了。

    只不过江宿撤的比较优雅,在路边拦了个出租车。

    林薇被江宿优雅撤退之前的那句话,惊得在原地愣了会儿,才迈着步子继续往小区门口走。

    踏进住宅楼,林薇走到电梯跟前,正好透过缓缓合上的电梯,看到站在里面的江宿。

    林薇随便往墙壁上一靠,等着电梯下来。

    结果下一秒,电梯叮咚了一声,电梯门打开,江宿望着她不说话。

    林薇看他不说话,也跟着不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江宿的视线滑落到林薇的外套上,他盯着她左袖口少了一颗纽扣的地方看了两秒,伸出手挡了下自动闭合的电梯,对着她说:“不进来吗?”

    PS:宿宿新人设图出来了,在微博,大家顺便记得去给孑风洗陈超话还有喜欢你我说了算超话打个卡互动下~然后新的一天继续求票票和红豆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