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七十一章 李元昌
    见长孙冲和太子交谈的火热,长孙无忌微微一笑,跟右手边的高士廉攀谈起来。

    皇帝还没有出场,就算桌案上摆上了酒菜,也不能动筷子,不然是为大不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钟声响起,李承乾和长孙冲赶紧分开,挺直上半身,严肃的看着正北的方向。

    不多时,两个皇帝走了出来,分一左一右坐到了座位上。

    没错,就是两个!

    看着两鬓花白的更厉害了的李渊,李承乾知道,玄武门事变,到底还是他解不开的心结。占据着太极殿不让出,可能已经是他最后的倔强了。

    李世民这一次很给老爹面子,坐到了右手边。还很自觉的端起酒杯,让老爹先发言。

    李渊知道儿子这是在让着自己,也不推脱,拿起酒杯扫视全场,说:“时值除夕,诸君汇聚于此,不可拘谨,独乐不如众乐,诸君但凡有什么节目,不妨都献出来!”

    学过礼仪的李承乾,很自然的拿起酒杯,跟满堂众人一起高声呼喊道:“诺!”

    然后....

    咂了一小口。

    酒这种东西,少喝点能舒筋活血,喝多了就要伤肝。他杯子里的是纯葡萄酒,虽然度数也不太高,但是对七岁的身体来说还是少喝为上。

    反正,也不会有人过来看太子喝了多少对吧。

    李渊已经发言了,李世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挥手之际,就有乐声响起,还有一队美女穿着长袖的舞裙,入场起舞。

    这就可以动筷了,李承乾对面前那轻飘飘的舞蹈全无兴致,避开那盘子败类水煮带鱼,先尝了尝那条河鱼。

    虽然没有用太多的调料,但是这个时代没有一点污染的河鱼,本身的鲜味就是一种美味。

    至于别的菜肴,他实在没有兴致。唐代这糟糕的厨艺,哪怕是御膳房出品,也没法引起他的食欲。

    年宴嘛,总不能总是胡吃海塞的。

    就在李承乾干掉四分之一的鱼肉时,河间王李孝恭站了出来。

    挥挥手把舞女撵走,让乐声停止,李孝恭先是对李渊和李世民施了一礼,然后道:“陛下,太上皇,微臣愿舞槊为诸君助兴,这轻飘飘的舞,看起来总是没滋味。”

    李渊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李世民则是含笑点头默许。

    随即,有殿前侍卫入场,抬来了一杆马槊。

    马槊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一长截木头加上剑身的东西,比起普通的枪和矛来,它的刃都要更长。

    虽然侍卫带上来的马槊是没开锋的,但是这玩意儿,依旧是一种大杀器。在殿上,特别是皇帝面前耍这杀器,一般人可没这个胆子。

    没有音乐,但是马槊挥舞的时候传来的呼呼声,本身就是一种慷慨激昂的乐声。

    刚开始的时候,李孝恭还只是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耍,但是当他真的认真起来后,长杆的马槊在他手里仿佛变成了幻影,特别是转圈的时候,简直真的跟一个圆盘一样。

    程咬金等武将出身的顿时大声叫好,就是两个皇帝,也很满意。

    看着李孝恭那挥舞着圆盘的样子,李承乾顿时相信电视剧里武将格挡箭矢的情节了。

    把马槊舞成这个样子,这位皇叔看起来面不红气不喘,完全是游刃有余的样子。这样的手段,没准真的可以抵挡箭雨。

    马槊脱手而出的场景没有出现,当感觉手心有点出汗后,李孝恭就停了下来,将马槊交给了侍卫。

    李渊没有表示,刚刚李孝恭先叫陛下再叫太上皇的行径,让他很是不爽。

    李世民就直接的多,端起酒杯递给内侍,叫他端给李孝恭,大笑道:“河间王的武艺,依旧不减当年啊。大唐有卿这样的武将在,是大唐的福气,且饮酒一杯!”

    皇帝赐酒,特别是皇帝把自己的酒杯都送出去了,这可是大荣耀。因为喝完酒以后,被赐酒者是能把皇帝的杯子当成“奖杯”带走的。

    李孝恭大笑后喝掉了酒,捧着杯子回到了座位上。

    就在程咬金和尉迟恭都跃跃欲试,想来一手的时候,一个有点稚嫩,却偏偏略有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父皇,河间郡王的马槊舞的精彩,儿臣也愿意献丑一下。”

    李承乾循声望去,之间之前被长孙无忌标注了“用不着记住”的那堆人里,走出了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这是谁?”

    不认识,就得问人,所以李承乾很干脆的扒拉开长孙冲,向长孙无忌求问。

    虽然酒宴开始前是那么说,但是长孙无忌的情报工作做的还是挺足的。

    只是一眼后,他就回答道:“李元昌,老夫记得他的生母是孙嫔。”

    “李元昌?卧....还是第一次见啊。”

    狠狠的把那个“槽”字咽下去,李承乾对这一位也不由得戴上了有色眼镜。

    历史上送人妖给李承乾,然后谋反也有份的家伙啊!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李元昌的这一声“父皇”,可以说是视李世民于无物了。如今两个皇帝都在,就连李孝恭也要先叫陛下,再叫太上皇。哪怕是分了先后,至少招呼都打到了。

    可是这家伙,很明显是出来挑衅的。

    对自己这个年幼的弟弟,李世民还有点印象。

    跟老爹对视一眼后,李世民笑道:“是元昌啊,没想到都这么大了。既然你要舞剑,皇兄准了就是。”

    少顷,有殿前侍卫上殿,送来了仪剑。

    所谓的仪剑,就是没有开锋的剑,一般是武将上朝佩戴,代表身份用,或者一些典礼由仪卫佩戴。

    接过仪剑后,李元昌也不行礼,直接拔剑出鞘,舞动了起来。

    看着李元昌的动作,李承乾忽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既视感。

    这家伙的动作,跟后世在公园锻炼、练太极剑的老头老太太莫名的相似。

    有点太软了吧!

    看出这一点的不只是李承乾,长孙冲在他老爹面前的面瘫脸都差点破功,只能一手捂着肚子缓解腹肌的抽搐。

    这也太逗了吧!

    虽说舞剑前面带了一个舞字,可是真的弄成跳舞一般,可就是丢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