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苏陶陶穿唐记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瓢泼大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xs222.co

    “娘……”绿珠白了脸颊,抬眼看着张媒婆,她神情受了极大震动,只泪眼婆娑的看着张媒婆。

    张媒婆瞧见绿珠这模样,心里头越发肯定,于是紧着绿珠的后心打了几下,小丫头过来劝,张媒婆眼睛一瞪,“若非你挑唆,姑娘怎能做下这般错事!”

    天色阴沉,又起了风,石娘进了院子,便瞧见院中的宋如是,她惊讶道:“这眼看就要变天了,娘子怎么还在看话本子?”

    宋如是只顾着看话本子,口中随意道:“如今正看到要紧处了。”

    石娘看着宋如是,总觉得自家娘子面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再去仔细瞧,只瞧见娘子的耳垂发红,旁的与寻常并无不同。

    石娘认得那话本子上的公子,于是便凑了过去,“那公子可曾发现自己是个死人?”

    “还不曾。”宋如是头也不抬,“如今那公子还在秉烛苦读,只求他朝一举高中,这才好接了老娘过来一同享福。”

    石娘叹了一口气,也顾不上天色,只顺势坐在宋如是身旁,口中叹道,“这公子也是个可怜的,因为二两银子被同乡沉了江,他的魂魄飘飘荡荡到了江边,先前的事情都忘记了,却还记得自己的老娘。”

    “这公子自小同母亲相依为命,他娘镇日里劳累操持,还不是为了公子以后有个出身……”宋如是搁下话本子,这才发觉天色大变,一时风住雨下,雨滴又大又急,青石板上噼里啪啦绽放了无数的水花。

    主仆二人赶忙避雨,石娘还不忘把盛着糕点的瓷盘也端了进来,两人坐在廊下,那雨点成了线,于廊下院中隔开了一道水幕。

    “娘子,你说那公子最后能否高中?”石娘坐在小板凳上,手上抓着一块儿豌豆糕正吃得起劲。

    宋如是看向院中,雨大似是瓢泼,青石板上很快就聚了一层水光,之后化为了一道溪流,顺着青石板朝着低洼处去了。“那公子定然能够高中,不过他家母亲却是一病不起了,不知能不能挨到公子高中。”

    “公子出事的那一夜,他娘一晚上都睡不踏实,估摸着是心里头有些预兆……”石娘接口道,“老话说的好,这母子连心。公子出了事,他娘心里头定然有些预兆。”

    “那桩事情如何了?”宋如是收回目光,看向石娘。

    “哪桩事情?”石娘一愣,她手上举着吃了一半的豌豆糕,疑惑的看着宋如是。

    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棂上,春花起身去关窗,却被二郎扯住了衣袖,春花的脸颊腾的红了起来,“二郎这是做什么,若是让人瞧见,奴家还如何做人?”

    “春花你总是这般谨慎。”二郎把春花扯入怀中,“你迟早都是我的人,何必这般羞怯?”

    春花被二郎搂入怀中,那脸上似是火烧一般,只口中讷讷道:“此事还得娘子做主……”

    “你这春花……”二郎在春花头顶轻叹一声,“你若是同方才那胡姬一般主动,咱们只怕早就成亲了。”

    春花身子一僵,稍后才放松下来,“那胡姬方才并非有意,实在是那玲珑肉丸太过烫手,这才失了态。”

    “春花你当真这般以为?”二郎又问道。

    “那胡姬是惯常在店里头的,她若是个轻浮的,夏蝉也不会留她到现在。”春花语气坚定。

    雨水越发噼里啪啦下个不停,后巷很快就积了水,黄丫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脚下的绣鞋早就浸得透湿,她似是并未察觉,只神色恍惚,晃晃悠悠走到了自家门前。

    她掏出钥匙去开门,在怀里头摸了一遍儿,却并未摸到钥匙,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面上亦是雨水,她眨了眨眼,眼睛酸涩起来。

    雨水缠绵,这一日的雨水倾泻而下,黄丫头趴在门上哭了起来,先是压抑的呜咽声,很快就变成了悲痛的嚎哭声。

    “娘子你是不知道,当时黄丫头的神色?”石娘有滋有味的吃着豌豆糕,“她只拿自己当大的呢,瞧见那胡姬倒在二郎怀里头,那脸上的神情可是有趣极了。”

    “她也不想想,她做下的这种事情若是被人知晓了,那名声可就臭了,虽说是这爬床丫头并不少见,但是这般挤兑还未进门的正妻的,奴婢倒是头一次瞧见。”石娘嗤了一声,口中的豌豆糕都不香甜了,“奴婢实在看不过,若奴婢是春花,现在就让二郎发卖了黄丫头。”

    “春花性子和善,心地善良,即便知晓了此事,只怕也不愿难为那黄丫头。”宋如是看着石娘吃得有滋有味,于是也拿起了一块儿豌豆糕,慢慢吃了起来,软糯香甜的豌豆糕入了口,这一颗心便甜了起来。

    “心软也得对人。”石娘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理直气壮的说道:“若是对这黄丫头心软,那便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按说这黄丫头若是个性子稳妥的倒也还好,偏这丫头镇日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身上穿着的缎子比小门小户的小娘子身上的缎子还要讲究,不知情的哪里知道她是主是仆?”

    “若是碰见个眼神儿不好的,只怕以为她是正经的娘子呢。”石娘又拿起一块儿豌豆糕,顺嘴说道:“依着奴婢看,这黄丫头若是识趣,那便让她生养了孩子,而后便打发到庄子里去,或是寻个掌事的嫁了,或是自己独过,也算是一条出路。”

    “但她若是不知足,非要当妻当妾的,那她可就莫要怪奴婢心狠手辣了。”

    宋如是听着石娘说的正经,于是问道:“你莫不是还要下毒不成?”

    “娘子说了其中利害,奴婢再不会给她下毒。”石娘说着,又奇怪起来,“说来奇怪,按说郎中的医术奴婢心里头还是清楚的,偏那毒药下了几次都不管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缘故。”

    “郎中只怕快要回来了。”宋如是看着脸色,口中突然说道。

    “这时辰还早呢,他回来做什么?”石娘不以为意道:“再说这雨下得这么大,他一时半刻且回不来呢。”

    “正是因为雨大,铺子无人,他正腾出功夫回来瞧你。”宋如是神秘道。

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s222.co